^ 回到顶部
  • 人生没有定律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
  • 若文中代码有问题,可能是少了几个问号,留言一定会解决!
  • 希望你的坚持,都是因为热爱,而不是因为不甘心
  • 站点文章结尾新增了赞赏通道
  • 那些不愿意让你吃亏的人,才是真正值得你深交的人,也是值得你付出时间的人

《人民的名义》里的荤段子

《人民的名义》里的荤段子

在《人民的名义》里,出现了一样我们很熟悉的东西——荤段子。

在官场上,飙荤段子也是有讲究的。今天就来聊一聊。

大家都知道,有些领导干部喜欢讲荤段子,一有机会就要来几段。

我听到过最黄的一个荤段子,是在一次下乡的时候一位老兄讲的,叫做“月落和尚青山去, 日出尼姑白水来”

但是所有人都爱讲吗?也不是。

在《人民的名义》里,讲过荤段子的最大的干部是谁呢?是丁义珍。

这位丁副市长在饭桌上飙了一个荤段子,内容是这样的:

这个段子尺度很小,毕竟是电视剧,只能点到即止。真实饭桌上,尺度会大一点。

丁义珍是什么级别呢?如果没有高配的话,应该是副厅。当然,也不排除有正厅的可能。

一般来说,能在外人这么多的酒桌上大讲荤段子没压力的,到丁义珍这个级别就是上限了,再往上就不太好了。

大家不要总觉得领导干部素质差,其实到了厅局再往上的干部,多多少少都懂得要一些体面了,不大适宜在这样的饭局上乱飙黄段子了。

你看李达康、高育良、季昌明,不管文化程度、道德品质、身体条件怎么样,是不是戏里都不安排他们飙荤段子了?

高育良明明是挺好色的,但是只闷声吃肉,不吧唧嘴,不飙荤段子,对不对。祁同伟差一步副省,也只在山水庄园关起门来打枪,外人面前也不乱吧唧嘴。

到了这个层级,再油腻的老男人,一般多少也会知道要拾掇一下自己,不管外形上还是谈吐上。

要是再往上,到了沙瑞金那个层级,普遍来说在饭桌上,尤其当着外人,都要威仪棣棣一点。就算是个花局,名媛在侧,大体上也都还懂得风雅。

一个领导干部,如果他觉得自己在公开的饭局上大飙荤段子没压力,那说明……

他的官还不够大。

或者,他真的很土。

拿金庸小说举个例子。

江湖世界,其实和官场差不多的。比如金庸写一个假冒的丐帮帮主,怎么写出他的假呢?就是安排他在不适当的场所讲荤段子。

有一次丐帮首脑开会的时候,长老们都在商量事情,声讨淫贼张无忌,那个假帮主史火龙突然舔舔嘴唇,来了一句:

“他娘的,这个小淫贼倒是艳福不浅……”

这就不好了,特别不合时宜。

这种话,要是什么巨鲸帮、铁叉会之类四五流的帮会头子说出来,那也罢了。你史火龙毕竟是丐帮帮主,统领天下第一大帮,不能太没个体面。

金庸只这一笔,就写出了这个家伙的真实层次和斤两。

说实话,丐帮那些头头脑脑里面,难道就只有史火龙好色?传功长老就不好色?掌棒龙头就不好色?我看未必。

但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,不乱飙荤段子。

我们不妨对比一下,来看一个货真价实的丐帮帮主——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丐帮帮主解风。

这个解帮主的作风问题其实是蛮严重的,居然有两个私生儿子。但在公开场合, 人家解帮主何等正气,他是怎么教育令狐冲的?

“少年人不可为女色所误啊……”

瞧人家真帮主的境界,是不是特别高育良。

再举个例子,丐帮的执法长老白世镜,那是个老色鬼,私底下流氓得很,对情妇说什么“你身上月饼很圆很白”云云。

但是公开场合,他是很威严的,绝不会对同桌女性来一句我想吃月饼